伏鱼

是个穷画画的。
脾气不错可以适当调戏【x
遇见了就是缘分。
欢迎勾搭!

【我五行缺你】开个车车。

感觉原文车不够过瘾,于是我自割腿肉——
车不香,不好吃,看看就好。
第一次发车应该不会被屏八我还年轻呜呜呜我不想进局子💦💦
请各位移步石墨↓见评论
翻车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啊真的没脾气了……

【安雷】关于火锅的惨案。

ooc无脑沙雕文
cp安雷
“一起吃火锅——”
发个长文试试水。
全是我瞎说的不要太认真啦——



1.
“安迷修,我们去吃火锅吧?”

俗话都说“酸儿辣女”,雷妈妈怀上雷狮的时候就特别爱吃辣,大家都以为是女儿,还给她取了个特优雅的名字——雷诗,结果十个月后蹦出来的却是个哭声震天的毛小子,雷爸爸这才紧急将他的大名改成了“雷狮”。
雷狮脾气火爆,简直和他本人的口味如出一辙。安迷修深受其害,尤其是冬天,隔三差五就被雷狮拉去吃火锅,还不给他点鸳鸯锅的机会——
“老板,两个人,红锅,变态辣,我要吃泡山椒。”
安迷修闻言流下了苦涩的泪水。

2.
“亲爱的你多喝点水吧。”

众所周知,安迷修是个直男。
不管他有没有和雷狮在一起,他的思想都是个直男,像钢筋混凝土一样直。
他还将“多喝热水”和养生结合到了一起,一看到雷狮吃火锅就开始叨叨:
“雷狮——你看你口味这么重还不喝水,对肾多不好啊……”
雷狮闻言一挑眉,自下而上把他扫了一遍,安迷修立刻就怂了:“来雷狮你多吃点,我再给你烫。”

3.
“下次能不能别吃这么辣?”

世界上最苦逼的事,就是一个不能吃辣的人,被人下套吃了超多辣椒,还不能吐。
一天安迷修下晚班,雷狮主动要下面给他吃,其间不乏有“下面给你吃”的老梗,但厨房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动后,面好歹还是冒着热气被端出来了。
看见碗里不是像马赛克一样黑乎乎一团,泪腺本就发达的北方小伙子安迷修激动了,他抄起筷子夹了一大口,吞到一半,他觉得自己可以人间蒸发了。
碗底全是切碎的小尖椒。
雷狮是按着他自己平时的口味来做的。
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跳,脑子里的小火山几近喷发。
“亲爱的我做的好吃吗?”雷狮歪着头,笑眯眯的问。

4.
“感觉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。”

雷狮每年春假都跟着安迷修回老家。
安迷修的老家在北方的一个小县城,民风淳朴。
但是雷狮每次去却都是皱着个眉头。
北方人口味比较清淡,没有南方人这么冲,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他还记得第一次和安迷修回去没有经验,被隔壁七十来岁的老奶奶拉着手颤颤巍巍地问东问西,待安迷修回来了,她还说:“小安啊,你纵实漂浪的媳妇哪儿娶的呐……算你小子有福气哪——”
雷狮保持了基本的礼貌,笑着和婆婆告别后让安迷修跪了半小时搓衣板,并且表示下次再也不来了。
口嫌体正直的雷狮小朋友在第二年又来到了这民风淳朴的小镇。
事后他表示这是为了看望邻居婆婆。
但不得不说安迷修的暖男气质在此时展露无疑,他贴心的帮雷狮带上了一瓶南方本地产的老干妈。

5.
“下次火锅让佩利帕洛斯和卡米尔陪你去吧老子不干了。”

自从吃了雷狮亲自下厨做的爱心面条,安迷修拥有了整整三天的烈焰红唇,太过引人注目而不得不带上口罩,上吐下泻一个周整个人都虚脱成了鬼魂。
辣味成了安迷修的噩梦。
他指天指地地发誓下次再和雷狮出去吃辣的东西他就不姓安改姓雷。
于是第二次雷狮就相当机智地点了火锅外卖回家。
“吃啊,随便吃,我请客。”
火锅,热气腾腾;安迷修,痛不欲生。

6.
“雷狮我肚子好痛。”
安迷修曾经想过靠装病来摆脱被火锅所支配的恐惧,但是都被雷狮一一化解了。
“啊狮狮我不舒服可能是感冒了医生叫我不要吃辛辣油腻的东西。”
“啊安安我家里人都说出汗好的快我们来吃火锅辣一辣出个汗就好了。”

7.
火锅:“我求求你们放过我。”

Fin.



“雷狮我辣的东西吃多了,我屁股疼。”
“什么明明我才是每天晚上被爆的那个你好意思屁股疼吗。”
“对不起打扰了。”